感悟国学,发现教育
——站在文化或者哲学的高度来审视和看待家庭教育的存在与发展
来自:育灵童信息中心  2009年9月20日

国家关工委儿童发展研究中心核心专家、著名教育专家 皇甫军伟先生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今天到场的所有的嘉宾们:

大家上午好!

刚才主持人介绍我是专家还是老师,我觉得都不合适,我一直称自己是教学路上的学生,充其量算一个比较勤奋的学生。可以讲,对国学,我更是一个小学生,谈不上专家,更谈不上学者,只是对国学带着一种敬畏的心理,有一些感悟。在时间碰撞中有很多思考。下面我就讲讲自己实践中的一点感悟。

我只简单讲一两个点,这可能是对所有关注教育和从事教育的人都比较头疼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讲“静”字。我在教育的实践过程中,不管是对中小学生,还是对中小学生的家长,甚至包括我们的老师,都有一个非常难以逾越的问题,就是内心的这一份浮躁,或者讲不平静。内心的浮躁是教育的大忌,我记得我们人大的纪宝成校长说过:“当教育不再宁静的时候,教育内容就不再重要”,这个宁静是指内心的宁静。我在教育实践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和全国各地上万个家长对话中,在探究他们面对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时,我最后发现,不是他没有足够的知识,而是他内心这份浮躁,这份面对教育的功利,急躁的情绪导致了他对孩子教育,包括自身状态的一种控制。

所以今天我准备讲两个字,谈一谈我在实践过程中如何用了国学的这些大量的内容。为什么讲大量的内容呢?我给家长们在外地做了一些实验班,讲一年的课,每个月讲一次,12次,我至少有八讲是基本上依据国学的内容来引领大伙对教育,或者教育结果,包括自身状态的一种认知,也就是用了一大半的内容解决一个字,让大伙的心在面对教育的时候能够静下来。我在深圳、在全国各地做讲座,全场人在听讲教育,眉头紧锁,眼光充满焦虑,上来我就和他们讲,你们听教育再好,但是你们内心的状态和感觉没有改变,听了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是目前在做教育的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想分析一下人内心为什么不静。

我们讲孩子们学习的时候坐不住,自控能力差,其实他的周围一定有一个很强大的干扰源,这个干扰源更多的来自于他的家长,尤其是他的母亲。母亲不能内心平静地坐在孩子旁边,孩子就很难静下来。包括我们现在坐在这,如果拿一个平静的心态坐在这接受这些声音和信息的话,可能很微弱的声音到我们心里面,会有很清晰的声音出现。如果我们心浮气躁,可能声音再大,我们听到的仅仅是一个声音,而失去了内容的存在。我们孩子学习也是这样一个状态。

刚才黄院长讲了,现在国学教育遇到了瓶颈,有什么用?我一直也在琢磨,有什么用?其实做了这几年的教育实践,我觉得教育,尤其国学教育,不管对成人,还是对孩子,或者对教育者来讲,它的最大作用不是找工作,也不是吃饭,而是养心。对孩子们来讲,有国学沉淀的家庭和国学过程,孩子的气质、智力因素、信心和目标意识,都能给养出来,这就是我在教育实践过程中感觉到的国学的最大益处。

全国大概四个省的几个实验班的人听了我讲的六讲,甚至三讲之后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就是所有听国学的人给你的感觉很舒服,眼神看着很舒服,不会有焦虑。这样的人面对你的时候,不管是成人还是孩子,我们内心都会受他的情绪影响,我们的内心也会慢慢的平静下来,这是国学带给我在教育实践过程中最大的一种力量,就是能够让人静。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到北师大求助心理学院,了解心理学的东西,如何让人静,人静不下来,教育无从谈起,内心浮躁的人没有必要去给他谈教育,谈再好的教育,再好听的一句话,只要他心浮气躁的一句话冒出去给孩子,孩子内心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干预。

很多人讲,为什么同样一句话,有的老师说就听,有的人说孩子就不听,这和两人的状态是有直接的关系的。我说国学是养心,对成人、孩子、教育者有什么作用?他直接提升我们的教育状态,教育状态也是我在做家庭教育过程中发现的现在我们教育里面最缺失的一个概念,我们不缺知识,不缺信息,不缺技术,不缺方法,但是我们缺少的是这种做教育的状态。这种做教育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就是能够养起孩子内心情绪的状态,我们的状态能够和孩子内心有一个相互影响,相互碰撞,相互感染,这种感染起点源自于教育,教育者内心能不能静下来,被教育者面对我们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受到这种感染。

另外,我想追求的教育应该是心灵和心灵的碰撞,除了专业知识方面的积累和发展之外,更重要的是对孩子内心的滋养和引领。拿什么引领?我觉得国学能够让人静,静是一种强大的能力,这种能量极具有感染力。如果学生坐到课堂上心能够静下来的时候,这堂课可能讲一些简单的内容,却能够达到非常高的一种效果。如果孩子心不静,再聪明的脑子和智商也往往在知识面前表现得迟钝,这是运用国学在教育的实践过程中,我觉得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难题,解决了这个难题也就等于解决了教育的百病。

明代一个大学者吕坤讲过“为学万病,只一个静字治得”。我改了一下,但是这个改也是很不敬的,我觉得静治为学万病,可能在过去,学习成长的问题还不像现在这么五花八门,静治为学万病。今天我们开这样一个交流会,研讨会,至少通过国学能够让我们达到这样一种静的状态,为什么国学能够让人达到静的状态?因为国学里面有很多哲学层面的内容。我们为什么面对教育、孩子的时候会急躁,就是因为我们看待教育和孩子成长的脚步时眼光比较单一,俗话讲“看不开”。国学的东西能够让我们从很多角度,不管是从空间角度还是从时间的跨度上,能够让我们理解教育过程中,孩子成长的过程,起伏的过程。

另外一点,为什么能让人静,在国学里面,不管老子的思想还是孔子的思想都提出来,其实人成长的过程,包括教育的过程,都是一个弯曲的过程,就是一个九曲,但是现在我们所有家长的心态都是直来直去:尽快地解决问题,有什么用?有什么效果?有什么结果?比如孩子学国学,能提高多少分,这句话一问我的时候我是最心凉的。我跟他们曾经说过一句狂话,我说学国学没用,这个“没用”指的是现实的、功利的。在这个层面上“没用”,在另外一个层面上有“大用”,也就是对一个人的心智发展和影响上。这个字我们成人在面对教育出现困惑的时候,回到这个字上会找到答案。

第二个字我要讲的可能比静字更难一点,也就是“守”,坚守的守,守护的守。

我6月份在中央电视台连续做了两次谈话节目,辩论性的,辩论挺激烈的,到最后我那个小组只剩我一个人。主持人说真佩服你,你怎么不随他们去。因为谈到最后,对方的辩论人与和我一组辩论问题的人,都在教育表现层面问题上一直在折腾。我当时和主持人说了一句话,我说教育的底线得有人守。我们内心明明知道是对的,能静下来,同时能抗拒干扰,这就是守住几千年来不变的一些智慧,这些智慧是不随着时间和社会形态的变化而改变的。这是说一个人的心灵、灵魂发展的定位。当然,国学里面也有我们可能需要选择和考量的东西。但是在这些问题上,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教育者,所有具有教育责任、教育功能的人都应该努力地去守住国学经典里面这些关于生命,关于心智发展不变的东西。

刚才黄院长讲的“根”,这点我深有同感,每一次走上台,面对很多家长,包括我们老师们谈起教育的时候,我首先声明,我只对根本问题和大家交流,因为现实问题太多了,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说养心,其实是养根的问题。养人重在养心,养树重在养根,拿什么去养我们的根?拿哪些东西来养我们的根?用什么来滋养我们的生命之根?我觉得国学经典中有大量丰富的这样的营养。但这些东西需要沉淀的过程。比如今天我看到的这句话,我可能过一年,过两年,甚至到60岁才彻底明白,国学的东西就是很忌讳我们功利的诉求。

听我讲家庭教育的家长他们都有一个习惯,也是我经常提醒的,我说你们因为教育苦恼睡不着的时候你们可以去看《道德经》,看不了三篇你就能睡得很踏实,比催眠术还好。这句话帮助了很多家长,虽然他们看文言文看不懂,但是看了心是很轻松的。另外,一位先生讲老子的思想对人的内心来讲是一副药,当我们面对现实,充满困惑,充满不安的时候,去翻一翻它,可能没有太多的声音,但是能让我们的心变得很静,但是现在我们守根的人,有一点急了。

这次到深圳去,我也是专门了解了深圳的国学教育的情况,让我非常的感慨,很热闹,甚至很多出家人回来办国学了,办得很热闹,甚至很极端。这次研讨会,我觉得意义重大。意义重大在什么地方?可能对教育的这种形式,教育方式,教育内容,做进一步的探究,思考和碰撞。

所以第一个字是“静”,第二个字是“守”。守住根需要教育者对国学的东西有一定的认识,或者知道这一点有无穷的宝藏,需要我们去守。这个宝藏不仅仅养育了一个人的气质,可能会沉淀一个民族的气质。这里面不仅仅是一门学问,它更高层面是一种文化。在教育的过程中,文化是教育的极致,文化是教育的极致,但是拿什么来提升我们的文化素养?提升我们的教育状态?所以我们要守住这个根。孩子养好了,孩子内心养大了,质疑的存在才有意义。因为现在所有孩子,面对求知,面对学习,最大的问题不是智商的问题,而是内心的温度不高,缺乏目标,甚至缺乏自信。拿什么东西来养?我觉得国学能把我们这个民族,包括我们每个人骨子里面的东西唤醒,可能我们骨子里面存在着这样的文化基因。这是讲到国学在教育实践过程中它的价值,它的力量。

另外再讲一个字,对我来说触动比较大的是“止”,停止的止。

我前几天在深圳第一个字讲的止,为什么讲这个字?可能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功利,但如果我们对教育有太多功利的诉求,如果在这样的心态下去做教育,可能会带来很多的麻烦,因为教育直接面对的是一个生命的发展,或者是一个孩子心智的发展。这个字的力量在什么地方呢?现在做教育,尤其我们的家庭教育里面,止不住错误的一种方式和状态。看到孩子稍微有一点小的不足,或者稍微有一点需要提醒的地方,止不住自己要去干预。现在我们的教育不是做的太少,而是做的太多,这个太多有很多不该做的事,而没办法止住。

我讲的这个字的意思源自于《大学》,现在做教育,不是让大伙通过国学怎么做教育,而是通过国学怎么止住自己,止住不应该再继续的一些方式,一些内容。另外,这个字厉害在什么地方?止上面加一横为正,正心是佛,是儒家教育的核心和起点。大学里面第一篇就是“正心诚意格物致知”。现在我们很多人了解国学,总想从里面谋求一些如何做教育,其实了解国学越深厚,感悟越深厚,发现让我们止的东西很多,让我们不去做的东西很多。

讲“止”的目的还有一个,从教育的原则上讲,三分的点悟,七分的等待。这里面有两个点:

第一个点是三分的点悟,我为什么要用止,要用减法,国学让我们用减法来做教育,只有止下了不该做的,不能再继续做的东西,我们做教育才能做到点上。这个简化的过程,这个过滤的过程,谁来帮你简化?我们去感悟国学,因为我对国学始终带一种敬畏的心态,甚至对我们传统文化的一份牵扯在里面。但是在教育的过程中,不自觉地发现它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我们技术层面的,包括学识层面的这样一种积累。

只有止下来,只有减下来,我们才能抓住关键点,在这个关键点上去碰触我们的教育对象,和我们的教育对象进行心灵的碰撞,才能碰到点上。现在做教育的人太多了,非常累,非常辛苦,失去了关键点。

第二个点是七分的等待,不管是社会还是家庭,现在对教育都缺乏足够的耐心,以及对教育的等待能力,教育的过程就像种庄稼一样,更长的需要我们去等待。当我们的一个思想落到孩子心里的时候,我们得给他一个成长的空间。这个等待的能力也不是与生俱来的,经常有很多家长,包括老师问我,皇甫老师你总讲耐心地等待怎么来,我们是不是就能等来?我说国学是个基础,更重要的是我用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很多老师和家长都比较认可,叫“修炼”。

另外一个,我们依据什么去止?这就是国学提供我们的依据,刚才讲止于一为正,这个一是什么?可能代表了所有国学经典的一个高度,或者一个状态,止到这个地方去等待,那止的力量才可能化为正的力量。当孩子的心因为我们内心正的坚守,这是一种力量,当这种力量触及孩子内心的时候,孩子的内心会因为我们的状态被滋养,被营养,被托举。尤其是我们母亲们的这种状态。母亲们的这种情绪状态,尤其让我担忧,这种状态是直接养孩子心的,如果我们这种情绪状态没有办法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情绪是冷的,是急躁的,不要渴望孩子的心在我们的教育空间和氛围里面变得平静。现在在家庭教育中,对孩子的心智发展顾及得不多,也有的家长想到了要养孩子的心,但是缺乏养孩子心的能力。

另外,家庭教育的重要一点——母亲的情感能量,现在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没有办法释放。母亲给孩子提供的能量是内心的情感能量,来自于母亲和孩子之间天然的情结。但是当母亲的情绪不佳,不适合去碰触孩子的内心而又必须触碰的情况下,这种情绪就成了孩子内心学习的第一大障碍。我曾经和四千多个孩子进行过深层次的心理对话,走访过三千多个家庭,我讲的更多的是我实践过程中的领悟。

很多孩子的症结恰恰是卡在生他养他的母亲那,为什么母亲天然情感能量不能及时适时的释放给孩子,甚至给孩子的内心带来了干扰,成为孩子内心波动不平静的一个强大震源?所有现在对于所有问我孩子学习不自控,注意力不集中,不专心,坐不住这一类问题的家长,我就一句话,你反观一下自己的状态。我经常用非常通俗的例子,如果我们教育的心态不定、不静的话,孩子的心就会像麦克风,如果桌子是在不断晃动的,我们渴望他静下来学习是不现实的。什么是让我们内心稳定的可能,或者是提供这样一种支撑?在实践过程中,我基本上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把能想到的角度,或者内容都用到了。到最后没办法,回到国学的空间里面,寻求到了,而且它给我们内心提供了强大的定力和支持。

我说这些话是我这几年时间,在全国各地跑出来的答案。我们有了这样的内在沉淀和内在定力之后,其实教育最根本的问题我们就守住了,抓住了,就要在这个关键点上下工夫。如果失去这个关键点,孩子内心无人关照。我们教育者内心是浮躁状态,我们谈的教育至少都不会是太久远的教育。尤其是我和北京的家长们也有过很多次这样的交流,这样的碰撞。北京的家庭教育的现实更是这样,这是我讲的第三个字,止。

这个字后面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字,《大学》里面的“知止而后有定”。

现在做教育的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内在的定力不足,尤其是当面对现实的一点困惑,一点不足的时候,或者孩子的状态起伏的时候,我们定不住自己。如何提升这样的一种内在的定力?近几年给家长们一个一个的碰,该讲的我都讲了,不太好使。到最后,也是逼得没办法了,走到国学的这个空间,讲完了我自己也舒服,家长们心里边也舒服。实践积累时间长的人,在面对孩子暂时的问题表现的时候,能够定得住自己,尤其是现实社会的形态下,变化太大了。这次到深圳讲学,感受特别大,深圳可能是我们整个内陆城市来说,文化心态比较浮躁的一个地方,能够有定力的人,尤其是在教育空间里面能够有定力的人太少了。

这次我提出来,如果深圳人的教育,内在的定力不足,定不住自己,把教育做成一个菜市场似的,谈不上对下一代真正意义上的关注和关心。另外在深圳说了一句比较狠的话,我说如果你们对教育是这种状态的话,不改变的话,50年之后深圳住的全是外来的人,意味着现在他们住在这就是临时的,他们的后代未必有能力在那住下去。

这就是静和守。能够定得住自己,这可能是我们做教育的开始。定得住自己,才可能达到静的状态,或走近这份静的状态。我们孩子的成长,包括我们面对的教育对象,包括我们自身的困惑,包括对教育目光的释放,都可能在这个字中得到实现。

为什么讲这么多?因为我看了我们人大育灵童教育研究院研发的关于国学的东西之后,很兴奋,同时又很痛苦。兴奋的是什么呢?能够把国学的东西做到如此地步——是我由心而发,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是我做教育,尤其是做家庭教育的在痛苦中,爬行过程中,特别渴望得到的一个东西。育灵童的研发能够把它做到如此清晰,如此细腻,而且能够把国学里面的魂给表现出来。看的话,能够激起人内心一种平静也好,一种兴奋也好,能够把国学的魂用现代的技术给表现的如此清晰。我非常兴奋,我说现在还有人花这么大的工夫做这样一件事情。

另外,比较痛苦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拿这么好的东西,让它做什么用?在这个层面上去理解它,我比较痛苦。也就是带着这样的痛苦,到育灵童学习了两次,每次学习我内心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一直带着这样的痛苦在思考,我们国学的出路在哪里?我们拿国学干什么?也就是带着这样的痛苦我在反问很多东西。也就是在这样的碰撞中,我们的家宝老师说,有时间,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一个交流。说实在的,对国学我是一个门外汉,但是我对它有深刻的感悟,而且在实践过程中,我看到了这一门,我们民族经典的价值和力量,如果没有这个过程,我没有发言权。

第二个,我觉得国学教育的推动和发展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我有一次表态,对国学教育的有序的科学发展,哪儿需要我,我会无条件地站过去,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这是一个民族文化传承的东西,不是一个单位、一个部门的事,所以人人有责,所以今天站到这耽误大伙这么长时间,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伙指正。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 北京育灵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2-2017 www.eligh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