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小学国学经典教育课程化的一点意见
来自:育灵童信息中心  2009年9月20日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发展研究中心语文教研室主任、作文学评总课题组组长、课程研究专家 田玉博士
各位老师、各位领导:

大家好!

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我想国学教育应该是活泼的,大家不妨把脸上的表情丰富丰富,笑一笑。实际上,伍文娟老师我接触过很多次了,她本来是很活泼的孩子,但是今天发言的时候一直掉着眼泪,很严肃的。但是我知道,她的内心是被今天会场的氛围衬托起来了,她内心重视起来了,郑重其事了,所以她的表情,情动于衷,内形于外了。

这是再一次向两位老师学习的过程。我最近和两位老师接触比较多,多次来听两位老师实际的课堂教学。有人说图像和实物的比例是1:1000,现实和理想的比例是1:1000,可我今天要说的是,两位老师的说课和她们上课的比例也是1:1000。大家今天能够有幸听到两位老师的说课,如果有幸听到两位老师上课的话,那种饱满的国学味儿,听了让人有心在天上飞,脚在地上走的感觉。

前面听了几位老师讲演。黄朴民院长身上表现出的儒雅之风,那种深厚的国学底蕴外化的东西,令人很愉快。他把一本书送给我,并且亲手给我题字时候,他写了这样几个字:“田玉兄雅正。”我实际上是黄朴民院长孩子辈的人了,我和他孩子差不多大,但是他在给我题赠的时候,他给我题了五个字:“田玉兄雅正。”我们说国学的东西在哪里?就在人的每一个言谈举止中。我想这更是让我知道,黄院长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国学教育的工作者,国学教育大师,是因为他的儒雅已经成了发自内心的东西。

我去年到香港的时候,香港有一个教育工作者,他是真道书院的院长,他曾经和成龙大哥一起被授予金质勋章,教育界就一个。他有一天开着车拉我们去看太平洋。50多岁的老人家,自己亲自开着车。每到一个景点,赶紧把车停下来,把后面的门打开,把我们每一位年轻人用双手扶下车。这种东西是骨子里的东西。我想说的是,实际上前面黄院长也提到了,国学教育的知识与受国学教育形成的这种素养之间,是有差距的。我们应当思考在现实的教学中如何弥补这种差距?

现在的国学教育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前面黄院长谈到的一些,我感到谈得非常好。这里还有一些补充。比如说,国学教学“被课程”化了。它不是课程化了,它是被课程化了。我们看到在一些学校,在一些机构里面,已经开始去探索,这是非常好的一种现象,但是往往是为了某种虚幻的,或者说是一种很不切合实际的想像,把这个东西提出来了。而缺乏一种真正研究的精神,去把它按照一个课程规范的系统化标准去研究。我们去香港的真道书院观摩,它是一个小学初中合起来的九年一贯制学校,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课程。做课程的博士就有六个,其中首席博士是曾经担任过香港政府的课程研发的。

还有一种现象,是大国学和小国学的问题,前面皇甫老师谈到一个观点,说国学绝不是一个人的事,国学也绝不是一个机构的事情。且不要把国学作为我们学校的个人的事情,我们自己个人的事情。国学研究,国学教育需要更大的格局,需要更大的胸怀。最近和几位老师探讨国学教育问题,我也受益匪浅,现在我把对课程方面的粗浅认识,与在座老师,专家领导,进行一个简单的沟通。在做课程的时候,有六个方面的东西需要可能我们去了解。一、课程定位;二、课程内容;三、课程计划;四、课程对象;五、课程形式;六、课程观。

课程定位上,要沿着四个层面考虑,由低到高,术、法、道、魂;由高到低,魂、道、法、术。也就是说国学教育的魂是什么,国学教育的道是什么,国学教育的法在哪,国学教育的术在哪?在这个课程里面研究明白了它们是什么的问题,也就知道了它的位置在哪里。

课程内容,目前由弟、三、百、千、到孔、孟、老、庄,大量的国学经典里面,首先选择小学生可以接受的内容。这里我想说一个个人的观点,五谷杂粮都要吃,国学里面不管是弟三百千,还是孔孟老庄,五谷杂粮都要吃。 课程计划,目前一个学年是32个课时,32个课时里面分为若干个单元课时。两个思路,一种思路是按时间顺序往下走,第二个是段落层次往下走,两种思路都是可行的。

课程对象,我们在最近几年,我承担了有五套语文课程的研发,有的是参与承担,有的是主持。我们分为六种,在国学课程中可以重点选择这六种课程对象,我们重点首先对国学课程的对象之人,之物,之事,做出探索。比如说物,国学课程的物是什么?课程对象里物的载体在哪里?那天我们探索说,能不能让学校里的每一根草都吟唱着国学的歌声,能不能让学校的每个树枝都跳着国学的舞蹈,在婆娑起舞?这是一个国学教室环境的设置,还是一个提升锤炼萃取。

课程形式,前面讲到的物的设计实际上只是我们承载国学内容的一个形式而已。我想在这里表述我个人的一个观点,要向天地万物学国学,用国学,才能学出大国学,“美”国学。人心全是在行动中培养出来的,没有这样一种丰盛饱满的胸怀,国学的路可能会比较单一化。今天两位老师和大家讲了“三步六正”,关于“三步六正”也有两种循环模式。一种是课时循环模式,两位老师更多是呈现各自课里面如何开展的,可不可以这样开展呢?《三字经》规划30个课时,拿出前10个课时只做正读正音可以吗?拿出中间的10个课时只做正字正义可以吗?拿出最后10个课时,我们专门来正心正行可以吗?这是一个关于学年的课时计划。拿单元来说,可不可以这样呢?教有方,教有法,需要更灵活的处理法与术,道与魂的关系。

课程观是第六项,也就是说我们打算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我想在这地方关于这个问题,前面皇甫老师探讨很多了,我不再赘述了。什么样的人生是通达通透的人生?有些人只有上天堂,才能看到无限美景;有些人只有下地狱,才能领略无限悲苦。实际上通达通透的人是既能上天堂,也能下地狱。即使身处天堂也能心忧地狱,身处地狱也能想着天堂。我想这才是与时俱进的国学人生。

特别感谢今天给我这个机会在这里发言,希望大家脸上的笑多起来,也希望国学能够唱出最动人的歌,开出最璀璨的花。

谢谢!


 
 
版权所有 北京育灵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2-2017 www.elight.cn, All Rights Reserved